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色人妻  »  乡村大凶器219-220章未完待续

乡村大凶器219-220章未完待续

添加:2017-12-18来源:网络人气:加载中

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你把她日了?          “什么?叫你老公?你是我老公?”

    许晴抓狂了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双手插进头发,一个劲儿的猛甩,三千黑丝晃动起来,淡淡的香味儿飘散开来。
    “嗯,好香啊!”闭上眼睛,使劲儿吸了吸,龙根露出了心满意足,却又略带猥琐的笑容。

    许晴破口大骂:“混蛋,小杂种,凭什么?凭什么要让我叫里‘老公’?你说,凭什么!啊!!!”

    许晴无力咆哮吐槽,这简直就是个混蛋,无赖,流氓嘛。枉自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面对极品无赖色狼,却只能束手无策,只剩下破口大骂,缓解心底的愤怒!

    “凭啥?你日了我,这还不够么?”龙根轻轻抬了抬眼皮,这角度瞟过去,两颗圆润的大奶子尽收眼底,罩子里一个劲儿猛颤,颤得小心肝儿那个痒啊。

    哎,刚刚应该多摸两把,塞进罩子,摸着就不痛快了不是?

    “啊呸!流氓,色鬼,无赖你!”

    许晴急得快哭了,俏脸红一阵白一阵,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    自己究竟倒了什么血霉,遇见了这么个极品?一大老爷们儿,哈嗤哈嗤把自己捅了,完了,腆着脸说自己日了他,诱奸他什么什么的,嚷嚷着要自己负责!

    “负什么责?妈的,老娘一黄瓜大闺女都没嚷嚷,他还得瑟上了!混蛋,小杂种!”心里无所不用其极,翻出了自认为最恶毒的辞藻,一股脑儿丢向了龙根!

    原曾想,多俊俏的小伙子啊,却是个坏脑子,傻乎乎的受人欺负多可怜啊,又乐于助人,嘴巴又甜。

    哪知道,却是这么一个混球?装傻充愣四处占便宜的饿狼!活脱脱披着羊皮的大色狼啊!

    “许老师,希望你说话能摸着奶子,摁着良心。”龙根却是一脸严肃,认真道:“明明是你用热水,淋了我一裤裆,完了,你要给我烤裤子,对不对?”

    “最后拽着大肉棒子不撒手,死皮赖脸的要跟我借大肉棒子,不借你还跟我急!还骗我说,啊,那什么,我的奶子大,好吃,有奶水儿,结果我捧着奶子吸了半天,奶水没喝着,口水倒是不少!现在怎么还说我骗子了呢,我骗你什么了?也没强迫你不是。”

    许晴闻言,眼珠子瞪得老大,脸蛋儿羞得跟红苹果似得。羞死人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
    这么一说,好像,好像自己的确是欺骗,引诱在先啊!

    “咳咳咳,时间差不多了啊,下课已经快五分钟了,小芳该回来了啊....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。 龙根清了清嗓子,做了个善意的提醒。

    瞧着许晴让自己弄的,都快神经错乱了。想想一个俏生生的婆娘,温柔如小羊羔,伏在胸膛,脆生生娇滴滴的喊一声:

    “老公,我爱死你了。求求你日日我吧....”那该有多么美妙啊!

    许晴这婆娘虽然不是处,可小屄缝儿紧得很,捅两棒子都红肿了,脸蛋儿俊俏甜美活像高丽棒子人造美女,肌肤细腻如玉,这等婆娘称自己一声“老公”,勉勉强强还算过的去。

    “混蛋!”从牙缝儿里憋出这俩字儿,乌黑透亮的丹凤眼儿瞪得老大,气得眉头跟着抖动!

    心里不甘,却顾不得许多了。冷声道:

    “老公!我爱死你了!”声音清冷,咬牙切齿,捏着俩粉拳,眼珠子射出一道寒光,意欲将龙根千刀万剐!

    这幅模样,估计只有杀父之仇才能如此了吧。

    龙根也不生气,只是淡淡摇了摇头,悠悠道:

    “声音太冷,感情不够浓郁,你要觉得咱们感情基础薄弱,不如,咱们再深入深入交流,一回生二回熟嘛。省得你叫声‘老公’,跟死了爹似得,听得人后背直发凉!”

    “小混蛋,你太可恶了!啊!!!”一声凄厉尖叫响起,一个疯婆子疯狂摇晃着手臂,脑袋儿都快甩掉了。两只肥胖大兔子躲在罩子里,惊得浑身颤抖,霎那间,白肉横飞,跳动不已。

    仿佛未曾听见许晴哀嚎,俩眼瞪着胸脯,随着大白兔跳跃一上一下,“咕噜”一声,喉头一鼓,口水儿咽了下去!

    “小色狼,你无耻,你看人家咪咪!”许晴那个气啊,俏脸羞愤不已。恨不得操刀把小混蛋给剁碎了!

    咋这么不要脸呢?

    “看看能咋的,我这一身精光的,不都让你看完了吗?我都没说啥,一点儿不计较。”龙根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也不收费,也不遮挡的。你堂堂一人民教师,咋一点儿都不敞亮呢?”

    “我....我...你你...混蛋!”

    许晴急的直跺脚,这,什么人啊这是啊。人民教师怎么了?人民教师就该把衣裳脱了,免费给你看啊,不,哪怕收费都不能给你看,把人民教师当妓女看呢。

    “哎,小芳啊小芳,你在哪儿呢,快点儿回来吧....”龙根装作没瞧见愤怒的许晴,嘟囔着嘴,念叨起来。

    许晴闻言,俏脸一沉!

    一放学,满学校的孩子到处跑,叽叽喳喳,再墨迹一会儿,只怕小芳真的回来了,自己衣裳还没穿上呢,小混蛋赤条条的连内裤都省了!

    “王八蛋!”

    “别吵了,我叫,我叫,还不行吗?”

    龙根点点头,笑看着许晴,贼亮的眼珠子始终停留在傲人的胸部。没奶的奶.子都这么大,以后要生个娃,那奶.子还不波涛汹涌的晃?

    想着,裤裆那东西便心驰神往,昂着脑袋儿,快要造反似得。

    “老公,我...我爱你...”许晴闭着眼睛,朱唇轻启,吐气幽兰,吹的龙根心里痒酥酥的。

    刚叫完,许晴瞪眼道:“小混蛋,这样行了吧?哼!”

    “虽然言不由衷,不过算了,感情嘛,是慢慢培养来的,急不来!以后咱们多多深入交流,好好探讨探讨,就行了。”龙根淡淡道。

    “啊呸!谁跟你探讨啊?快点儿穿衣服!”一把摔过衣裳裤头,这才想起,龙根那裤子还烤着呢。

    忙不迭的拿了过来,扔给龙根,眼瞅着小芳就要回来,这关门闭户的,门一开,俩人儿,傻子也得多想不是?

    “快点儿啊,小混蛋,你存心让小芳看我笑话是不是?”许晴梳着秀发,催促道。

    瞧着小混蛋慢条斯理,套内裤还拽着大棒子细细观摩,还恬不知耻的说了句,“我看看你把二弟给我日弯了没?”

    “啊!!”许晴咬牙切齿,紧紧握着拳头,恨不得一脚踹过去,踹翻那根儿大棒子,小混蛋太可恶了!

    自己下面都日红了,肿得腿都合不拢,内裤都不敢勒紧了,小混蛋先叫起来了。妈的,这什么世道?

    “别,别,别上火啊,开个玩笑开个玩笑....”龙根慢吞吞提起裤裆,一股凉风从外面冒了进来,小龙根顿时缩起了脖子。

    低头一瞅,傻眼了。

    “次奥!你给老子烤的啥裤子,二弟前面一条洞,妈的.....”

    许晴回头一瞧,可不是吗?多好的一条休闲裤,其余地方完好,偏偏前面拉链那地方破了一个大洞。一坨肉球整个儿掉了出来,勒得紧紧的!

    “这,我,我不是故意的啊....”

    “问题是我咋出门儿见人啊?”龙根苦憋着脸,哭得心都有了。

    你说这裤子也真是的,烂哪儿不行啊,烂屁股蛋子都成,偏偏前面烂一个圆乎乎的洞,不等于脱了让人观摩啊?

    “是啊,小芳快回来了,咋整啊?”许晴也慌神了,急的团团转。“要不,你从窗户跳下去吧,我就说你没来,你先去买条裤子穿,咋样?”

    “次奥!这是五楼!”

    龙根不由得破口大骂,骚婆娘先奸后杀呢,把自己干了,然后让自己自杀?这算盘打得可真响!

    “额....”许晴没辙了。

    “咚咚咚,许晴,开开门,我没带钥匙。”

    门响了,门外传来小芳清亮的嗓音。屋子里,俩人顿时傻眼了。

    “你,我...你,咋办啊....”许晴急哭了,这事儿给闹得。

    要不说男人心就是大呢,临危不乱。

    “你去开门去,我躺床上假装睡着了,问起裤裆这事儿,就说不知道。”

    “额.....好!”

    龙根快速钻进小芳被窝,拉过被子,眼一闭,呼噜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   许晴扭着屁股蛋子,拉开了门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   “呵呵,小芳回来了,上完课了?”许晴明知故问。

    小芳点了点头,突闻呼噜声,秀眉微微一皱,“谁在我床上睡觉?”

    许晴闻言稍显尴尬,不敢看小芳眼睛,讪笑道:“不就是小龙吗?来学校找你,我看见了,就带过来了。你,你去看看吧,我去外面买点儿菜.....”

    说完,许晴风一般的跑了出去,屁股蛋子一撅一撅的,两腿往外撇,痛得有些厉害。

    看着许晴离去,小芳皱起了眉头,嘀咕道:“咋不对劲儿啊,怪怪的,说话心不在焉!屁股还扭那么圆实!”

    摇摇头,还是决定看看小混蛋,不免有些郁闷,小混蛋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,发个短信也好啊。

    路过许晴旁边,隐隐有一股骚味儿,说不出的味道,怪怪的。再看自己的床,小混蛋张开大嘴,呼呼的哈气儿,哈喇子顺着嘴角往下流!

    “小混蛋,起床啦。”

    “呼”的一声,被子一掀,裤裆拉链处,一个圆乎乎的大洞,露出红色内裤,大肉棒子猛地顶了起来!小芳顿时傻眼了。

    假装揉了揉眼睛,撇了撇嘴,“干嘛啊,小芳,人家正困着呢。”

    小芳却仿佛想到了什么,许晴今儿怎么那么奇怪,屁股扭得咋那么别扭?小混蛋,大棒子!

    俏脸儿顿时阴沉无比,冷冷道:

    “说,是不是把许晴日了?”

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小龙,摸我
         “额?日许晴老师?”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暗叫糟糕!

       小妮子这嗅觉也太敏锐了不是?妮子不去做侦探实在太可惜了。
    “该杂说呢?小妮子态度冷漠,怨念极深,双眼中露着凶光!不行,绝对不能实话实说!”贼溜溜眼珠子转了几圈儿,眼皮一抬,因气愤饱满的胸脯一起一落。

    龙根闻言,眼一瞪,认真道:

    “小芳,咋说话呢你!我是这样的人吗?是,我人品差了点儿,可你咋不信任自己同事呢?人许晴老师多好,帮你收拾陈天松了还,你把人想那么坏干啥?”

    “年纪轻轻,为人师表的,小芳,我得批评你,好端端一姑娘咋那么邪恶呢?这样是不对滴,会影响和谐,懂不?”龙根沉着脸,一脸的严肃。

    小芳愣了愣,俏脸儿浮现一片茫然。咋还教训起自己来了呢?

    “哼,那你裤裆是怎么回事儿?那么大个洞,千万别说是你那玩意儿顶烂的!”说完,望了一眼顶起的裤裆。

    一顶颇具规格的帐篷露了出来,里面穿着红色内裤,空气中隐隐漂浮着一股尿臊味儿,想起那东西把自己搞得死去活来,小脸儿头透红

    “这有啥?”龙根闻言道:“不城里人讲究嘛,撒完尿要洗手嘛,我也用不来,整了一裤裆,大冷的天儿,裤裆那玩意儿都冻僵了,烤烤火,就忘记时间了,然后就烂了不是。”

    “不,小芳,凭什么你就认定我把许晴日了呢?就因为裤裆这洞?”

    小芳道:“许晴那屁股蛋子裂开了似得,腿也合不拢了,一脚高一脚低的,除了你大家伙谁能有这本事儿?”

    “大街上好多老大娘还撇开腿走路呢,我挨个挨个儿去日啊?”龙根翻了个白眼,心底却是无比紧张。

    奶奶的,以前是真没发现啊,小妮子思维挺敏捷嘛,这排除法用的,要不是自己脑瓜儿转的够快,险些招了!

    “以后还得小心为妙,小妮子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,赶明儿撵不上了可咋整?”心底小算盘一打,龙根有了主意。

    脑子里浮现一句至理名言:

    ——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!

    要征服小芳,还得寄托在裤裆那鸡巴玩意儿上。瞧着妮子那对胀鼓鼓的胸脯,小心脏撩拨的麻麻痒,标准的瓜子脸,精致的小鼻子,樱桃小嘴儿厚厚的红唇。下面裹着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,完美勾勒出一坨圆翘的屁股蹲儿。正中划拉着一条小细缝儿。

    “嘿嘿,小芳,那个,最近,最近想我没啊?”不欲在许晴话题上纠缠,龙根搓搓手,握着小芳白皙小手,轻轻磨砂。

    粉嫩的指节如同葱白一样,白嫩而润泽。

    “呸,谁乐意想你啊?”脸蛋儿一红,抽回手,埋头搓弄着衣角。隐隐有些怪责的意思。

    小混蛋好没道理,把自己叉叉圈圈了之后,就不管不问了,买了个手机也很少联系;在城里待了三四月,就一起玩过三次!

    “小芳,咋还不乐意了呢?来,我好好看看,看看我未来媳妇儿”侵yin女人无数,龙根也算有了心得。

    啥样的女人,什么样的性子,对上两句话就摸了个七七八八。小芳的脾性更是再清楚不过了,一瞧就知道小妮子可能生气了。

    “哎哟哟,我未来的亲亲好婆娘,咋还不想我呢?”拽过小芳,往怀里一搂,大手轻轻揉捏着腰际软肉,眼珠子盯着胸脯。

    胀鼓鼓的胸脯,琢磨着以后生娃孩子指定够吃了,就这两颗大奶子,不知道得装几斤人奶了。

    “啊呸!”

    到底是小女娃,破了身,矜持还是有的,又培养了些书生气质,听不得那些粗俗的话,一听小脸儿立马红了,跟红苹果似得。

    “说的那么难听,谁是你婆娘啊?还想你,我为什么要想你,你都不想我!”小芳不由得瞪了龙根一眼,委屈道:“来城里这么久了,不来学校找我,电话也不打。哼,我为啥要想你?你是我什么人啊?”

    龙根讪讪笑了笑,谎话跟着就来。

    “小芳,没来看你是我的错,可我太忙了啊,三水叔当村长这事儿你肯定知道了吧,村里事儿多忙啊,又是王八池子,又是种植果树,承包土地的。现在还琢磨着把村里到大公路给修通呢,下雨下雪的,车不敢走。”

    “完了,这头还帮着何乡长跑腿儿拿资料啥的,表婶儿还让我读驾校呢,白天练车,晚上看书的,你说说我得多累啊。”

    龙根大倒苦水,捶胸顿足,伤心、后悔、彷徨、无奈之情一一浮现脸庞,小芳听得有些懵了。

    原来小龙一天这么忙呢?自己是不是错怪他了?

    “那个...小龙....我....”小芳想说句软话,却被龙根给拦了下来。

    “小芳,其实我有想过你的,天天都想,睡不着也想,睡着了更想!”龙根沉着脸,无比认真,“你瞅瞅,看小鸡鸡顶的多高,不想你,能这么硬朗吗?”

    “其实,每当小鸡鸡硬起来一次,我就想你一次.....”龙根露出一脸神往之情,抑扬顿挫,跟念诗似得。

    小芳闻言脸蛋儿通红,瞪眼道:“小混蛋,你咋那么色呢?”殊不知,一双魔爪不知不觉间,已经攀上了自己饱满的胸脯。,娇躯骤然一麻,整个人都酥了。

    “嗯哼,嗯哼,小龙,别,别摸,这儿在学校呢...嗯哼...”嘴里喊着,却没半点儿拒绝的意思,两团胀鼓被捏的无比舒爽,发出低低的闷哼声。

    瞅着,龙根坏坏笑了笑,两手却抓着大奶子,往怀里一带。还是先杀到小芳心里去再说,对付女人,首先得让她舒服了才行!

    “小芳,来,来,我让你好好瞧瞧,瞧瞧大肉棒子都是怎么想你的,嘿嘿...咦,小芳你奶子,咋还二次发育了呢?哎哟哟,好大呢。一只手都快捏不下了.....”色咪咪抓着大白兔,裤裆猛地一顶。

    小芳闻言,俏脸儿更红,胸前小点猛地被捏了一下,“嗯哼,嗯哼....别,别小龙.....”鼻腔发出重重的闷哼,娇羞的面庞如血似得,红彤彤的,身上涌现一股难挡的燥热。

    下面那洞一旦打开了,就跟无底洞似得。小芳也这样,别说瞧见大肉棒子腿软,现在一见到龙根,脑子里就想起跟小混蛋的点点滴滴来。晚上睡觉,梦里面,一根儿黑黢黢的大肉棒子,整的自己半夜半夜折腾的睡不着觉。

    终于,送上门来了啊!

    “小样儿,还跟龙爷爷装清纯呢?”龙根坏坏一笑,手里加了两分力气,小芳秀眉一皱,娇躯猛地一拧!

    小女孩儿就是小女孩儿,敏感的很,身子嫩,各项身体反应极为迅速。

    “小龙,别,别摸奶头子啊,痒,痒的难受死了,热...嗯哼.....”美眸半睁半闭,眼睑微微低垂,正好看见龙根裤裆处的一捧高耸,小手颤颤巍巍的抓了过去。

    小手突然猛地一颤,小芳心里无比惊讶。拽着大肉棒子晃了晃,满是不可思议,这玩意儿咋还长大了似得,上次,上次一只手不还能握住吗?

    “痒怕啥啊,小芳,来,来,我给你好好摸摸,好好抠弄抠弄。”龙根闻言,一点儿不生分,半推半就中,把小芳抱到怀里,坐在大腿上。

    一手搂着纤纤细腰,一手揉搓着大.奶.子,嘴一张,往小芳精致的脸蛋儿印了上去!

    “啵!”

    “额!”

    小芳猛地一颤,脖子顿时又红了起来,舔了舔嘴皮子,突然变得主动起来,勾住脖子掉了上去,樱桃小嘴儿胡乱印在龙根脸上,吧嗒吧嗒啃了两口,终于找到了嘴。

    “咕噜”

    “吧嗒吧嗒”

    小舌头一用力,钻进龙根嘴里,顺着牙龈一卷,“滋溜”一声,带起龙根舌头,响快的吸了起来。

    “嗯?”龙根有些傻愣,没想到这妮子反应如此激烈,难道是自己表现不够饥渴?松手探入小芳下面巢穴,牛仔裤紧紧绷住的洞口,隐隐有了一丝潮润!指头轻轻给饺子皮做着按摩,猛不丁对着小洞往里一摁!

    嘴上也没闲着,俩根儿舌头卷在一起,如同两只纠缠的蛇一样似得,相互榨取,吮.吸着彼此嘴里最为甘甜的汁液,香津宛若催.情药剂,小腹升腾两团邪火,分别从二人体内窜了出来....

    “嗯...呜呜呜...小龙,摸,大肉棒子哪儿去了...嗯哼...用用,用用...”

    龙根朗笑一声,“好嘞!那亲爱的婆娘,我就得罪了,脱你衣裳,扒你裤头了?”说完了,指头不忘使劲儿对着小缝儿捅。

    捅两下,指甲卖力扣动着牛仔裤,滋滋的响,裤子都湿透了。估计小芳最近这段日子憋得也够呛,为人师表,虽说好,却连个人私生活都没办法满足,实在有些得不偿失了。

    刚刚许晴那婆娘也是,见着大肉棒子比见着她亲爹还喜庆,朝着闹着,非得吃一嘴儿不可!

    “嗯哼,小龙,你,你讨厌....”小芳眼眸一瞪,曼妙的身子一拧,胸脯一挺,衣裳已经脱了下来。

    白花花的身子落在空气中,胸前挂着两颗大香瓜,小点儿粉嫩,白皙如雪的肌肤,光彩夺目!

    “小龙,摸我.....嗯哼...”